当前位置:阿坝新闻资讯 > 文学历史 >

曹雪芹为何将远祖宋朝济阳郡王写进红楼梦?_历

2019-12-13 23:55| 作者:阿坝新闻资讯|来源:

曹雪芹为何将远祖宋朝济阳郡王写进红楼梦?

 

近日偶翻《宋史》,惊奇的发现宋史与宋代文化在《红楼梦》中多有体现,而且引人入胜,耐人寻味。是因为包括“作者子云”在内的《红楼梦》文本确实有自传性质。应该说《红楼梦》中的部分素材来源与曹雪芹的家族经历、曹雪芹的见闻关系甚大,故而关于曹雪芹家族的研究一直是红学研究的热点。

 

曹雪芹为何将远祖宋朝济阳郡王写进红楼梦?

曹雪芹的远祖宋朝济阳郡王就是曹彬,北宋初年,曹彬统兵平定四川,灭南唐统一江南,又攻取山西、河北,为宋王朝的建立立下殊功。他生前是统率全国兵马的枢密使,死后追封为济阳郡王。

那么,曹雪芹是怎么将远祖宋朝济阳郡王——曹彬人生经历写进了《红楼梦》的呢?

一、元祖曹彬温情执法与宝玉的体恤之情遥相呼应

《宋史》上除了记载远祖曹彬的武功之外,还记载着他许多律已严、治下严但又待人仁厚的动人事迹。譬如有一次,他的一个下属犯了罪,但定罪一年之后,曹彬才下令惩治罪人;别人不明白曹彬为什么延期执刑,曹彬说:“我听说这个人才结的婚,如果我当时就惩治他,他的父母一定以为是新娶的媳妇不吉利,给丈夫带来了罪过,那样,公婆就会日日夜夜打骂媳妇,那媳妇就活不下去了。所以我要把那罪人缓办,但也不能废弃了法律,故一年后再执刑。”

曹雪芹很可能读过《宋史》上他远租的传记,我们从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,对那些年轻纯洁的女性的同情、关怀,以及对刘姥姥的体恤上,是否也可窥见与作者远祖那不乏人情味的性格之间,那若有若无的精神照应呢?

惊心动魄抄检大观园,宝玉身边的大丫鬟晴雯,被王善保家的诬告,遂在病中被驱逐出大观园。宝玉私自偷偷地去看望她,令宝玉十分难过。晴雯死后,宝玉独饮相思泪,万分悲愤挥洒写下《芙蓉女儿诔》,回忆自己与晴雯在一起的岁。曹公还用很多笔墨描述了宝玉对年轻美貌的女孩子温柔体贴外,却另番写下一个情节:

 

曹雪芹为何将远祖宋朝济阳郡王写进红楼梦?

贾母带刘姥姥去栊翠庵品茶,妙玉给贾母用定窑杯,贾母尝了一点就把杯子递给刘姥姥用。后来收杯子时,妙玉说这杯子不要了,宝玉便提议不如把这杯子给刘姥姥。宝玉是个很懂女孩子心思的人,他知道妙玉嫌弃刘姥姥脏,所以用婆子这种不怎么尊重的说法称呼,又强调刘姥姥很穷,把杯子给她顺便助人为乐了。但是,在吩咐小丫头时,换一种说法,可见宝玉对刘姥姥没有不尊重的意思。贾宝玉虽然是个大家公子,但他心地善良,富有同情心,相比他的兄弟叔伯,宝玉对劳苦大众还是有体恤之情的。

二、元祖曹彬周岁抓周与宝玉周岁抓周如出一辙

这一点《宋史·曹彬传》的记载和《红楼梦》中的描写得很是有趣,《宋史·曹彬传》中有一个细节:曹彬周岁生日,他的父母把许多器物玩具摆到婴孩面前,看婴孩拿什么。结果,小曹彬左手抓起干戈(打仗的兵器),右手捧起俎豆(祭祀的礼器),又拿起一枚印玺,其他东西他连一眼也不看。父母亲戚十分高兴,认为这是孩子将来要成为大将军的征兆。

更加耐人寻味的是,《红楼梦》第二回,曹雪芹也描写了贾宝玉周岁生日“抓周”的情景:宝玉别的玩物一样不抓,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,使他的父亲贾政大不高兴,认为这孩子将来不过是酒色之徒。宝玉不但周岁时只抓钗环不抓官印,到他长到十来岁依然这样那次他得到一只閨中玩物金麒解,不小心丢了,被湘云捡到,取笑他:“幸而是这个,明儿倘或把印也丢了,难道也就罢了不成?”宝玉笑答“倒是丢了印平常,若丢了这个,我就该死了”(第三十二回)

相比之下,宝玉绝对不是个领兵打仗的材料,他是另一种类型的人。但我们可不可以从这一细节生联想,曹雪芹的确认同他的远祖曹彬,并对《宋史·曹彬传》有深刻印象呢。

 

曹雪芹为何将远祖宋朝济阳郡王写进红楼梦?

三、元祖曹彬人生的南来北往与曹家家世一拍即合

北宋初年,曹彬统兵平定四川,灭南唐统一江南,又攻取山西、河北,为宋王朝的建立立下殊功。

曹彬是河北真定府灵寿人。他的后代“支派繁盛,各省都有”《红楼梦》第二回)分布。其中一支,在明朝初年移居到东北辽阳,在那里繁衍生息。直到明代末年,出了个曹世选,是明朝沈阳地方的一名官员;辽阳曹姓一族传到曹世选,已经是第九代了。他就是曹雪芹的直系始祖。

这就是说,曹雪芹的先世从关内、从南方来,定居东北辽阳,辽阳是他的祖籍地。

曹雪芹的始祖、高祖,在明末清初,又随清兵入了关,住到北京。后来,曹雪芹的高祖、曾祖、祖父、父亲和叔父,又被清朝皇帝派到南京、苏州、扬州做官,曹雪芹生于南京(或生在苏州的)。他在这座六朝故都,在秦淮烟水、钟山灵气间,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,其间可能随长辈住过苏州、扬州。

曹雪芹的父祖几辈在江南做官六十年至雍正六年(1728),曹家因亏空获罪被抄家,曹雪芹随家人迁回北京老宅。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北京度过的,在这期间,雪芹可能因故曾回过南京,寻觅过“秦淮旧梦”与故居的“废馆颓楼”。曹雪芹的好友有两句诗,披震雪芹在北京的生活和思绪:“燕市哭歌悲遇合,泰淮风月忆繁华”。家族命运与本人生涯的大起大落,使雪芹酝酿并创作出了《红楼梦》。伟大作家终于在贫病交加中逝去,长眠于北京西山。

就这样,曹雪芹的祖籍、生地、死地从北到南,从南到北。他的足迹,他的心魂,在祖国广大的幅员里和历史的时空中南来北往。他的《红楼梦》,他在《红楼梦》中的笔触,也南来北往。

所以,曹雪芹的人生经历家世与《红楼梦》的创作及其内容有着诸多关系。今后,随着材料的不断发现,也许会有更多的谜底可以不断揭开。

参阅资料:滕云著《红楼梦论说及其他

《宋史·曹彬传》

 

上一篇:印度手机厂商遇中国品牌强劲挑战 沦为代工商
下一篇:骗租产业兴起:租手机后再转卖,一家平台损失
Copyright © xhstq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  阿坝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
苏icp备15012088号-1